首页 > 图书产品 > 图书详情

科学反思:两种文化

江晓原    绘:   译:  

  • 开本:16
  • 页数:
  • 出版时间:2019-7
  • 书号:9787544491754
  • 定价:48.00
  • 丛书:
  • 品牌:
京东 当当
内容简介

“江晓原科学读本”共六册,精选从古希腊到今天的科学元典,呈现了一组关于科学的“从婴儿到儿童,从少年到成年”的“照片”,揭示科学之前世今生。本丛书包括《科学建构:从几何模型到物理世界》《科学发现:揪住自然的尾巴尖》《科学验证:那些天空及世间的证明》《科学哲学:有一种追问没有尽头》《科学人文:新的科学理念》《科学反思:两种文化》,从不同视角探讨了“科学精神是什么”“科学的源头何在”“科学等于正确吗”“科学是至高无上的吗”“科学是万能的吗”“科学与人文之间是否还能‘平起平坐’”等系列问题,使读者能够直接阅读元典,亲近大师,站在伟人的高度来关注和理解科学。近距离观察科学的原点,更容易看清科学的初心,更容易看清科学精神的本质,更容易把握科学成长的基本规律。

近些年,国内外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界的人士没有少谈科学与人文这两种文化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科学和人文不仅没有在事实上相亲相爱,反而在观念上渐行渐远。《科学反思:两种文化》一书精选了其中一些代表性文章,帮助读者理解两种文化究竟在什么意义上是分裂的,在什么意义上是可以弥合的。

目 录

导言|江晓原

科学大战:对一宗失败“婚姻”的反思|多萝茜·内尔金

关于科学和反科学的十个命题 |理查德·莱文斯

索卡尔的恶作剧|斯蒂文·温伯格

《科学大战》引论|安德鲁·罗斯

物理学家试探“泡沫学术”,两种文化论争热闹空前|刘华杰 呼延华

重审科学与人文|吴国盛

人类自在的天性 ——关于科学与艺术之关系的一些思考|刘 兵

鸡与鸭与李约瑟 ——对于李约瑟问题的语境分析|田 松

对科学文化的若干认识 ——首届“科学文化研讨会”学术宣言|柯文慧

古代历法:科学为伪科学服务吗|江晓原

“科学大战”是一场什么样的“战争”|刘 兵

科学与艺术的共济进化|刘华杰

浏览全部
编辑推荐

要缓解科学与人文之间的紧张和矛盾,必先将科学与人文沟通起来,把科学与人文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弄清楚。借着这个区别,我们可以理解科学与人文之间的对立和冲突之所在;借着这个联系,我们可以寻找沟通它们的可能性。

浏览全部
前 言

科学与科学精神

“什么是科学”与“什么是科学精神”都是非常难以确切回答的问题。下面是当 代学者对科学的较为可取的特征描述:

A. 与现有科学理论的相容性:现有的科学理论是一个宏大的体系,一个成功的科学学说,不能和这个体系发生过多的冲突。

B. 理论的自洽性:一个学说在理论上不能自相矛盾。

C. 理论的可证伪性:一个科学理论,必须是可以被证伪的。如果某种学说无论怎么考察,都不可能被证伪,那就没有资格成为科学学说。

D. 实验的可重复性:科学要求其实验结果必须能够在相同条件下重复。

E. 随时准备修正自己的理论:科学只能在不断纠正错误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发展前进,不存在永远正确的学说。在此基础上,对于科学精神比较完整的理解也可以包括:

理性精神——坚持用物质世界自身来解释物质世界,不诉诸超自然力。

实证精神——所有理论都必须经得起可重复的实验观测检验。

平等和宽容精神——这是进行有效的学术争论时所必需的。

所有那些不准别人发表和保留不同意见的做法,都直接违背科学精神。

不能将科学精神简单归结为“实事求是”或“精益求精”,尽管在科学精神中确实可以包含这两点,但“实事求是”或“精益求精”仅是常识。

并不是每一个具体的科学家个体都必然具有科学精神。

现代科学的源头在何处

答案非常简单:在古希腊。

如果我们从今天世界科学的现状出发回溯,我们将不得不承认,古希腊的科学与今天的科学最接近。恩格斯在《自然辩证法》中有两段名言:

如果理论自然科学想要追溯自己今天的一般原理发生和发展的历史,它也不得不回到希腊人那里去。

随着君士坦丁堡的兴起和罗马的衰落,古代便完结了。中世纪的终结是和君士坦丁堡的衰落不可分离地联系着的。新时代是以返回到希腊人而开始的。——否定的否定!

这两段话至今仍是正确的。考察科学史可以看出,现代科学甚至在形式上都还保留着浓厚的古希腊色彩,而今天整个科学发现模式在古希腊天文学中已经表现得极为完备。

欧洲天文学至迟自希巴恰斯以下,每一个宇宙体系都力求能够解释以往所有的实测天象,又能通过数学演绎预言未来天象,并且能够经得起实测检验。事实上,托勒密、哥白尼、第谷、开普勒乃至牛顿的体系,全都是根据上述原则构造出来的。而且,这一原则依旧指导着今天的天文学。今天的天文学,其基本方法仍是通过实测建立模型——在古希腊是几何的,牛顿以后则是物理的;也不限于宇宙模型,例如还有恒星演化模型等——然后用这模型演绎出未来天象,再以实测检验之。合则暂时认为模型成功,不合则修改模型,如此重复不已,直至成功。

在现代天体力学、天体物理学兴起之前,模型都是几何模型——从这个意义上说,托勒密、哥白尼、第谷乃至创立行星运动三定律的开普勒,都无不同。后来则主要是物理模型,但总的思路仍无不同,直至今日还是如此。法国著名天文学家丹容在他的名著《球面天文学和天体力学引论》中对此说得非常透彻:“自古希腊的希巴恰斯以来两千多年,天文学的方法并没有什么改变。” 而这个方法,就是最基本的科学方法,这个天文学的模式也正是今天几乎所有精密科学共同的模式。

有人曾提出另一个疑问:既然现代科学的源头在古希腊,那如何解释直到伽利略时代之前,西方的科学发展却非常缓慢,至少没有以急剧增长或指数增长的形式发生?或者更通俗地说,古希腊之后为何没有接着出现近现代科学,反而经历了漫长的中世纪?

这个问题涉及近来国内科学史界一个争论的热点。有些学者认为,近现代科学与古希腊科学并无多少共同之处,理由就是古希腊之后并没有马上出现现代科学。然而,中国有一句成语“枯木逢春”——当一株在漫长的寒冬看上去已经近乎枯槁的树木,逢春而渐生新绿,盛夏而枝繁叶茂,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它还是原

来那棵树。事物的发展演变需要外界的条件,中世纪欧洲遭逢巨变,古希腊科学失去了继续发展的条件,好比枯树在寒冬时不现新绿,需要等到文艺复兴之后,才是它枯木逢春之时。

浏览全部
作者简介

精彩书摘

索卡尔的恶作剧

斯蒂文·温伯格 |

|导读|

索卡尔“诈文”事件是 1996 年西方文化界相当轰动的事件,产生了深远影响,此后成为一个典故,留下了一个被人们长久讨论的话题。

1994 年底,纽约大学量子物理学家索卡尔(Alan Sokal),向著名的文化研究杂志《社会文本》(Social Text)提交了一篇文章,题为《超越界线:走向量子引力的超形式的解释学》。文章于 1996 年发表,索卡尔随即向媒体宣布,上文只是一篇“诈文”——里面充满了故意安排的常识性的科学错误,是“一个物理学家的文化研究实验”。索卡尔试图借此嘲弄他认为充斥着各种“时髦胡说”的所谓“后现代知识界”。

现在看来,索卡尔“诈文”的做法本身是有问题的——类似于“钓鱼执法”。《社会文本》杂志是在刻意引诱之下犯了错误。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中的一则故事:有一位先生平日道貌岸然,喜欢从道德方面对学生苛求,学生又无法反驳他,就买通了一位美貌妓女,让她深夜到书馆去引诱先生,那美人“言词柔婉,顾盼间百媚俱生”,先生没能抵御住诱惑。谁知第二天早上美人故意迟迟不去,等学生们都来了,还坐在讲坛上搔首弄姿,结果先生无颜为师,只好卷铺盖逃走了。其实这位先生道德上未必有太大问题,但让他深夜独对“百媚俱生”的美人,一时把持不住,就出问题了。在这个闹剧中,学生们的境界其实比那位先生更为低下。而索卡尔滥用了《社会文本》杂志对一位物理学家的正常信任,同样是境界低下之举。

其实对任何杂志而言,如果精心策划刻意让它出洋相,都是可能办得到的。“顶级国际科学杂志”,比如说 Nature,Science,哪家没发表过不恰当的文章?那些在事后才被揭露出来的造假文章,或是在科学事实上有错误的文章,不也经常出现吗?通常,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后来被证明是抄袭或造假的论文——那些还不是索卡尔式的“钓鱼执法”,往往也不过弄一个道歉或宣布撤销论文,就了事了。

索卡尔“诈文”事件发生后,出现了两个阵营:一个是以“科学共同体”成员为主的阵营,赞成或欣赏索卡尔;另一个是同情《社会文本》杂志和“后现代”学说的阵营。这里选了两篇立场敌对的文章,供读者对照参阅,避免偏听偏信。

温伯格(Steven Weinberg)作为典型的“科学共同体”成员,名头较大,是 1979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之一,有美国科学院院士、英国皇家学会会员、美国艺术和科学学院院士等头衔,著有《引力和宇宙论》《量子场论》《最初三分钟》《终极理论之梦》等书,其中《最初三分钟》被翻译成 22 种文字。温伯格力挺索卡尔,1996 年 8 月 8 日在《纽约书评》发表了“索卡尔的恶作剧”——从文章标题就能看出某种幸灾乐祸的心态。

安德鲁·罗斯在他主编的《科学大战》一书的引论中,明显同情《社会文本》。他是“后现代”阵营的成员,论“名头”,和温伯格比起来难免相形见绌。但我们判断争论双方的是非曲直,作为依据的应该是理性,而不是双方“名头”的大小。

对科学文化的若干认识

——首届“科学文化研讨会”学术宣言

|导读|

柯文慧,上海首届“科学文化研讨会”(2002 年底)与会者的集体笔名。本宣言由田松起草,与会者共同讨论、修改,由江晓原最后定稿。当时曾在《科学时报》《中华读书报》等报纸发表,被认为是一份具有历史价值的思想文献。

近年来,科学文化一词频频出现在大众传媒。而对于什么是科学文化,如何理解科学文化、如何更好地从事科学传播,存在着各种想法。在首届“科学文化研讨会”上,与会学者坦诚地陈述了彼此的立场和观点,逐渐明晰了各自的表述,并达成了一定的共识。

科学文化具有思想和实践两方面的意义。对科学文化的理解固然可以不同,但是与会学者一致认为:需要从思想层面(包括人文的和科学的角度)和社会实践层面对科学和技术的文化意义进行反思;需要发展多角度、多层面的科学文化,包括传统科普(知识性科普)、“二阶的”人文科普、科学文化研究(如吸收社会建构论、SSK 等有关成果)。

与会学者注意到这样一个判断:近年来,科学文化领域主要的矛盾表现形式,已经从保守势力与改革开放的对立,开始向单纯的科学立场与新兴的人文立场之间的张力转变。这一判断或许并不十分准确,但无疑是富有启发性的。

……

浏览全部
精彩书摘
书 评

相关推荐

  • 科学人文:新的科学理念

    科学人文:新的科学理念

  • 科学哲学:有一种追问没有尽头

    科学哲学:有一种追问没有尽头

  • 科学验证:那些天空及世间的证明

    科学验证:那些天空及世间的证明

  • 科学发现:揪住自然的尾巴尖

    科学发现:揪住自然的尾巴尖

  • 科学建构:从几何模型到物理世界

    科学建构:从几何模型到物理世界

友情链接: 易文网  

联系我们 images/jiantou.png

版权所有: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

网站备案号 沪ICP备17045211号

 扫码关注微信

images/QR_code.png
棋牌下载送20现金